我国动力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

近年来,我国清洁动力继续扩容,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动力体系正加速构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煤炭消费比重下降8.1个百分点,清洁动力消费比重提高6.3个百分点。日前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指出,要调整动力结构,减少煤炭消费,添加清洁动力使用。

动力消费向低碳化开展

在我国的一次动力消费中,化石动力尤其是煤炭占有了主导位置。长时间以来,人们对煤炭的使用大体上是一个粗豪的过程。据了解,每完全燃烧1吨标煤的商品煤,大约生成2.64吨二氧化碳,发生约200—300千克灰渣、12—15千克二氧化硫、50—70千克粉尘以及16—20千克氮氧化物等。

国家开展改革委、国家动力局在2017年联合发布了《动力出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明确到2020年,动力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规范煤以内,煤炭消费比重进一步下降,清洁动力成为动力增量主体,动力结构调整取得显着进展,非化石动力占比15%,单位国内出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下降18%。

动力结构朝多元化转变

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我国动力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动力开展动力正由传统动力增加向新动力增加转变。

看规模——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发电装机总量累计达17.8亿千瓦,可再生动力发电装机容量达到约6.5亿千瓦。2017年,全国光伏年发电量首超1000亿千瓦时,天然气产量约1500亿立方米,从世界第十八位上升至第六位。

看质量——供给侧,清洁动力开发正从资源集中区域向负荷集中区域推进,集中与涣散开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步构成;消费侧,党的十八大以来,煤炭消费比重累计下降8.5个百分点,清洁动力消费比重大幅提高。2017年,非化石动力和天然气消费比重分别达到13.8%和7%,累计上升4.1和2.2个百分点;电能代替量达1000亿千瓦时以上,天然气代替量达300亿立方米。

看功率——使用功率快速提高。“以光伏为例,现在我国常规单晶硅电池和多晶硅电池转换功率分别达到19.8%和18.6%,先进技能单晶电池和多晶电池转换功率分别达到21%和19.5%以上,技能水平和经济性全球抢先。”国家动力局有关负责人介绍。

消纳难题得以显着缓解

弃水弃风弃光现象触及多重因素,成为清洁动力开展的“老大难”。除此之外,消纳难点还包括:还没有建立可再生动力电力配额准则;部分省份优先保障本省煤电机组发电,抵消纳外来新动力电力积极性不高;市场机制不健全,新动力发电难以发挥边际本钱较低的优势等。

可喜的是,消纳难题正显着得到缓解,弃水弃风弃光比率正在下降。国家动力工作会议将“着力解决清洁动力消纳问题”作为2018年重点工作使命之一,提出推进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和限电比例逐年下降,到2020年在全国规模内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坚持政府引导与市场主导相结合、全国统筹与本地使用相结合、规范电源与优化通道相结合,技能立异与体制改革相结合。”国家动力工作会议提出,到“十三五”末,全国要完成撤销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约1.5亿千瓦,筛选煤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煤电装机占比降至约5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