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来信帮烈士找到“回家”路

2月19日下战书,莱芜邮政投递二部投递员朱玲华接到两封特殊的信件,收件人是: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米家村徐恒古烈士和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戈林庄陈芘友烈士。一个写错的人名 信件上的寄信人名叫张景宪,是山东菏泽开发区田户屯就事处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


两封特殊的信件
2月19日下战书,莱芜邮政投递二部投递员朱玲华接到两封特殊的信件,收件人是: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米家村徐恒古烈士和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戈林庄陈芘友烈士。信封上写着两位烈士均牺牲于1947年12月的菏泽战役,寄信人还特意注明“望邮递员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落款为“菏泽市开发区田户屯就事处张和庄烈士陵寝”。
看到这两封信后,朱玲华感觉事心意义特殊,随即逐级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公司领导当即进行了组织布置,要求投递部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找到烈士的亲属,做好信件的投递工作,协助烈士找到“家”。
可是因为信件地点不存在,该往哪投?按邮政事务处理规则,地点不存在可做退回处理。但投递员朱玲华在看到信后,深感职责重大,立刻在朋友圈发出寻求帖:“帮烈士找家,我们的日子来之不容易,假如您有烈士线索,请联络我”。随后,莱芜邮政员工、济南邮政员工、中国邮政报山东记者站陆续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这是一封需要协助的信,我的同事一直在努力寻找,请协助烈士回家”的求助信。
“作为一名投递员,不是活地图也算是GPS了,跑汶阳社区(汶阳区于20世纪50时代撤销)已有多年了,可历来没传闻过这两个村名。我想这可能是新中国建立前的地点吧,不管怎样我有必要尽全力寻找。”朱玲华当时想。
接下来的几天,在投递报刊过程中,朱玲华跑到了汶阳村委探问,汶阳村的刘瑞生热心地招待了她,还帮她分析村名并拍下了照片,说他会探问一下老一辈的人,想方法找到烈士家族。刘瑞生表明,汶阳社区没有这两个村,按姓氏的话,陈芘友有可能是陈盘龙村的。于是脱离汶阳村,朱玲华又找陈盘龙村村支书陈笃业探问,陈笃业也记下了烈士的名字,说一查到就立马告诉。另外,朱玲华还处处探问在大街上闲谈的老大爷,可他们都不知道有这样的村名,也不知道有人在外牺牲的事。
一个写错的人名
信件上的寄信人名叫张景宪,是山东菏泽开发区田户屯就事处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10年前,我开始帮烈士寻亲,可是因为时代久远,很多地名更改,一些史料照片上的笔迹模糊,寻亲工作十分困难。”
奔波多日,一点线索也没有,朱玲华心急如焚。考虑到菏泽那边会着急,她联络了菏泽烈士陵寝的工作人员奉告邮件的投递状况,并表态一定极力查找到。“寄件方的心境跟我一样,期望能尽快找到烈士家族。一天找不到,我就一天不安,愧对烈士。”朱玲华说。

相关阅读